郑州相比西安、成都 大型农批市场数量相差巨大

来源:开云全站   发表日期:2023-09-21 22:40:35 浏览次数:1

  同为国家中心城市、新一线城市,又有着近似的建成区面积和人口,对比西安、成都,郑州在大型农批市场数量上,却有着极大的差距。

  论中心城区建成区面积,西安为700.69平方公里,成都有975.3平方公里,郑州有744.15平方公里;论非流动人口数量,西安有1316.30万人,成都有2093.8万人,郑州则有1274.2万人。但西安大型农批市场有7个,成都也有6个。反观郑州,除了万邦这一家之外,再无能拿得出手的大型农批市场。这与郑州千万级人口的消费容量,并不相称。

  郑州有着更多于西安的区域面积,在农贸市场数量上却被西安甩了一条街;郑州有着相比西安、成都并没有差很多的人口,却似乎没有产生如西安、成都那样多点布局、充分自由竞争的农贸市场布局。

  西安数得着的农贸市场,粗略统计下来,有胡家庙果品批发商业市场、西部欣桥农产品物流中心、方欣集团(旗下方欣炭市街副食品市场、方欣肉食批发商业市场等)、新北城农副产品批发商业市场、雨润西安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、西北农副产品中心批发商业市场、欣丰农副产品物流港。

  最大块头的农批市场,当数雨润西安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,对外号称占地3000亩,总建筑面积300万平方米,更胜于河南万邦(280万平方米)。它是西安最大的果品一级批发市场,年交易量300万吨,年交易额300亿元。

  事实恰恰相反,西安还有一个西部欣桥农产品物流中心,占地505亩,同样是大块头市场。还有新北城农副产品批发市场,占地300多亩。还有西安方欣集团打造的老城区方欣农批商圈。除此之外,还有老市场胡家庙果品批发市场。

  再来看成都。在行业的认知中,成都是农批市场之间的竞争充分的城市,曾吸引了13家农批市场落户,其中不乏业内如雷贯耳的大型集团,比如深农集团、雨润集团、地利集团、绿地集团、沙西集团、银犁集团、海霸王集团等各路巨头。

  而这些巨头,却无一家在郑州布局。农批巨头纷纷抢食、超2000万的巨量人口,都是成都代表了先进农批市场未来发展趋势的有力支撑。

  反观郑州,一家农批市场独大的特征,异常明显。占地超5300亩的河南万邦,抵得上近3个成都雨润(1800亩)、10个成都海吉星(522亩)的规模,相当于10多个西安西部欣桥农产品物流中心(505亩)。从年交易额来看,千亿级的万邦更是一骑绝尘,抵得上1.6个成都雨润(600亿元),相当于3.1个西安欣桥(320亿元)。

  农贸市场不适用于规模效应(规模越大、经济效益越高),反而是规模越大,就得持续不断的增加人手、经营成本,摊高各项成本。继而,商户的货运成本、进门成本、摊位成本逐年水涨船高,商户没得选择,因为只有万邦这一家大型市场,已形成绝对依赖。

  市场管理方其实也没得选择——刚开始可能是为了多挣钱,但当形成规模,巨大虹吸效应引来的货流客商超越了万邦的承载极限,市场为了控制蜂拥进场的车辆和客商,只可以通过增加进门费、摊位费手段来控流,最终倒逼市场不得不增加商户端收费,这本不是市场方愿意看到的,也不是万邦故意之举。

  垄断产生的虹吸效应,绑架着万邦驶入了一个无法回头的涨价深渊。最终,这些成本还是由消费者买单。

  其结果是,去万邦进菜已成为一种负担:不去吧,没有别的选择;去吧,总不能形成“市场越来越有钱、菜价慢慢的升高”的恶性循环吧。巨大的虹吸效应,让万邦加冕为“农批王国”的“国王”,“王国”里再无任何人有实力和胆量能挑战王者的权威。这就是怎么回事郑州再无大型农批市场的原因。

  垄断的局面,迫切地需要调整。一来,农贸市场承担着保供稳价的特殊职能,只此一家,意味着一种巨大的冒险——将全市上千万乃至全省亿级人口的一日三餐,托付给一家农贸市场,有失稳妥。二来,从成本角度来讲,跨城长距离采购,意味着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的大量浪费。这些原本能够最终靠多点布局建农批市场来规避,郑州西区商贩可完全有自己区域内的农批市场,不用再跋涉五六十公里去中牟。

  从空间布局上来看,西安、成都的农批市场,东南西北几乎都有布点。西安老城区内有胡家庙、方欣批发商圈等农批市场,西三环边上有西部欣桥,北三环两侧各有雨润和新北城,东三环有欣丰农副产品物流港。成都南边有海吉星(南四环),西边有苏坡农贸市场(西三环),北部有三家(沙西、海霸王、雨润),东部有银犁冷冻市场。

  相比之下,郑州农批市场明显存在着东强西弱、分布极为不均的特征。郑州唯一数得着的大型农批市场在中牟,除此之外,在南、北、西,基本上没有大型的一级农批市场。郑南有一家十八里河农副产品交易中心,但是仅占地150亩,是二级农批市场,位居南四环。郑北有一家智慧农产品配送中心,但面积也仅有50亩,体量同样不够。这两家市场大部分货源,依然采自万邦。

  事实上,政府层面早已经意识到了郑州一级农批市场的缺口,措施已经在路上。4月公布的2022年度郑州十大重点民生实事中,提到“保障农产品供应和食品安全,建成一级大型农产品交易市场1个”。

  顶端新闻·河南商报记者也从相关职能部门了解到,郑州正在规划建设1个一级农批市场、3个二级农批市场,其中一级农批项目确定为郑州广武农产品批发大市场,位居郑西(荥阳广武镇),二级农批项目确定为郑北的智慧农产品配送中心、郑南的十八里河农副产品交易中心,以及郑西的农业西路农贸市场。

  这四家市场的最大意义在于,东西呼应、南北补充,实现了在郑州北面、南面、西面的多点布局,补齐了郑州农批供应链生态、强化应急保供体系。

  万邦之外,还能容下第二个大型农批市场吗?其一,两者分列郑州最西和最东,距离65公里,极大的纵深、郑西百万人口消费腹地,决定了西部需要一个大型农批市场,形成农批市场东西互补格局。其二,万邦强悍,强在蔬菜、水果,其肉类、豆制品、副食等尚未闯出名堂。万邦在一些品类上依然存在着不足,而这正是广武农批市场的机会。

  拿外省举例。西安几个农批市场各有特色,形成差异化共存。雨润主做水果,西部欣桥农产品物流中心特色是蔬菜。再看成都,海吉星供应成都80%肉类,银犁冷冻市场是西南最大的冻品一级批发商业市场,苏坡农贸市场主做白条。

集团介绍


开云全站

   开云全站于1997年10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(股票代码:600113),作为温州市国资委下属唯一的国有控股上市,开云全站一直秉承科学、规范、系统、高效的治理结构及规范运作,长期入选上证380

查看详情

联系我们


地址: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矮凳桥92号
电话:86-577-88850088
手机:86-577-88842287
邮编:325003